6 个细节看为什么 G20 峰会大家都想见中国?


最近,印尼巴厘岛格外热闹,世界主要经济体领导人难得面对面在这里重聚。

眼下的世界,危机叠加,各国都有难处。大家的急迫从密集的活动中也能看出来,G20 峰会期间,与会各国安排了多场双边与多边会见。交流,很频密。

在这其中,中国领导人格外繁忙。

除了出席 G20 峰会之外,在会议间隙,习近平主席与多国领导人举行了双边会见。

实际上,有的国家的领导人,一落地印尼,就在接受采访时说,要与中方会面。

国际社会为何如此期待中国的声音,谭主从会场中的六个细节找到了答案。

先来看看,在巴厘岛,有哪些国家的领导人与中方见面:

美国总统拜登

法国总统马克龙

荷兰首相吕特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

韩国总统尹锡悦

塞内加尔总统萨勒

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

意大利总理梅洛尼

||习近平主席在这里会见多位外国领导人

这些国家,很有代表性。从地理位置看,覆盖欧洲、北美洲、南美洲、非洲、大洋洲、亚洲。从距离上,有世界上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阿根廷,也有同中国隔海相望的邻国韩国。

从发展阶段来看,有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也有全球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塞内加尔,各国发展阶段不同,面临的难题也不同,都想和中国谈。

为什么?习近平主席在 G20 峰会上的讲话里藏着答案。

各国共同发展才是真发展。世界繁荣稳定不可能建立在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基础之上。每个国家都想过上好日子,现代化不是哪个国家的特权。走在前面的国家应该真心帮助其他国家发展,提供更多全球公共产品。大国要有大国的担当,都应为全球发展事业尽心出力。

面对全球经济发展困境,要想破局,大国得有担当。

有担当,并不容易。就拿本届 G20 峰会来说,为了让各国探讨经济复苏的紧要难题,印尼媒体在会前就向与会各国领导人发出呼吁," 来巴厘岛请不要只是奔着吵架 ",随后更是直接点了美国在内的 G7 国家的名。

但这种努力在大会第二天就被辜负了——某些国家 " 拉小圈子 " 去讨论波兰境内的导弹爆炸问题,把话题往阵营对抗上拉,还影响了 G20 峰会的议程。

||G7 国家领导人就波兰境内导弹爆炸问题安排紧急会议

用加剧意识形态对抗的方式放大区域问题,却对更广泛的国际社会共同问题避而不谈,这就是某些国家的做派。

相比之下,中国是这样说的:

粮食、能源安全是全球发展领域最紧迫的挑战。

要坚决反对将粮食、能源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撤销单边制裁措施,取消对相关科技合作限制。

说的是谁,大家心里都清楚。无论是现在最严峻的粮食和能源安全问题,还是全球经济最突出的通胀问题,谁是始作俑者,大家也心里有数。

中国关注粮食危机,也提供了解决这一危机的方案。

就在几天前," 杂交水稻援外与世界粮食安全 " 国际论坛召开。自 1979 年起,中国的杂交水稻远播五大洲近 70 国,给发展中国家解决粮食危机提供了中国方案。饭碗,关乎发展,也关乎安全。

世界,需要解决这些问题的态度和声音。

与中国会见的国家当中,不少都是发达国家。

眼下的全球问题,发达国家要承担什么角色,习近平主席在 G20 峰会讲清楚了:

要遏制全球通胀,化解系统性经济金融风险,特别是发达经济体要减少货币政策调整的负面外溢效应,将债务稳定在可持续水平。

当前世界经济的很多问题,发达国家要负很大责任。

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调整的负面外溢效应引发了危机,但现在,发达国家面临 " 引火烧身 " 的局面。

G20 里的几个发达国家的通胀水平,大都创下了几十年来的新高。为了遏制通胀,发达国家又开启了大幅度加息,引发了全球 " 加息潮 "。

结果,就是令世界经济陷入最严重的经济减速期。然而在这样的背景下,祸不单行。

加息致使许多国家的偿债成本飙升,又引发了债务危机的风险,中等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偿债负担已经处于 30 年来的最高水平。

世界经济面临衰退风险,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发展中国家首当其冲。危机叠加,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中国的解决方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加快落实向低收入国家转借特别提款权进程。国际金融机构和商业债权人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债权方,应该参与对发展中国家减缓债行动。

事实上,早在 2020 年的 G20 峰会上就形成了缓解低收入国家债务困境的初步倡议,但发达国家并不积极。

而中国则是 G20 成员国中落实缓债金额最多的国家,缓债总额在二十国集团成员中最大,为全球性债务危机提供了重要的安全缓冲。

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手段,还是发展。

但发达国家,已经持续多年经济低增长,这些国家在意的,是 " 多分蛋糕 "。

而中国,一直在 " 做大蛋糕 "。2013 年到 2021 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为 38.6%,这一数字超过 G7 国家贡献率的总和。

发达国家,不仅无力解决自己引发的问题,也无法解决自己发展的问题。

而提出全球发展倡议的中国,成为为数不多能够拿出解决发展问题方案的国家。陷入发展之困的国家,自然将目光,看向中国。

G20 峰会期间,有一场双边会见特别值得说说。那就是中韩领导人的双边会见,时隔三年,中韩领导人再次见面。

||中韩领导人会见

外交部 15 日的例行记者会也专门对这场双边会见作了说明:这是两位元首首次正式会见,意义重大。

韩国是亚洲为数不多的发达国家之一,中韩谈论的话题也很特殊。谭主注意到,在会见后释放的消息中有这样一个词——高技术制造。

高技术制造对韩国经济的意义格外不同。就在这场会见前不久,韩国财政部发出警告称,作为韩国经济主要动力的出口呈低迷态势,在此背景下,韩国经济增长可能放缓。

而半导体行业出口额占韩国出口总额的近 20%,今年 7 月,韩国芯片出口量大跌 22.7%,为近 3 年来首次下降。

其中最直接的原因,是美国的政策——美国《芯片和科学法案》通过补贴的方式,拉拢韩企赴美建厂,意图 " 掏空 " 韩国芯片产业。

不仅如此,美国还成立 " 芯片四方联盟 ",要求韩国等盟友跟随其对华出口限制措施,意图逼韩国在芯片产业链与中国脱钩。而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芯片市场,调查数据显示,韩国对中国芯片出口 20 年来增长近 13 倍。

美国一手打压韩国芯片制造能力,一手卡住韩国芯片出口,这种人为隔断产业链供应链联系的行为,也让韩国经济承受重大压力。

产业链供应链问题何解,这是习近平主席在 G20 各种场合说得最多的问题之一。G20 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是这么说的:

各国应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和平共处,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不应该以邻为壑,构筑 " 小院高墙",搞封闭排他的 " 小圈子 "。

谁在以邻为壑?谁在构筑 " 小院高墙 "?大家心里清楚。该如何选择,面对韩国总统,习近平主席说得很明白:

共同维护国际自由贸易体系,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畅通,反对将经济合作政治化、泛安全化。

类似的表述,也出现在中荷领导人的交流当中。

习近平主席提到,中荷两国要反对将经贸问题政治化,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荷兰首相吕特也表示,愿同中方拓展创新等领域对话与合作。

荷兰,同样是全球芯片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正是荷兰公司。此前,美国也曾阻挠荷兰与中国之间的光刻机交易。

各国是选择脱钩还是连接,领导人的交流,就是最好的回应。

中澳领导人这次在 G20 的会见,时隔 6 年。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 11 月 14 日抵达巴厘岛,在机场接受媒体采访

飞机刚一落地,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就向各国媒体释放了想见中国领导人的想法。看阿尔巴尼斯对媒体提到的三句话:

怀着善意

不设先决条件

期待进行建设性的对话

这三句话,有点摸到这些年中澳关系出现问题的根源了。

中澳关系曾长期走在中国同发达国家关系前列。问题,出现在澳大利亚不再走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主动或被动加入 " 小圈子 " 之后。

美日印澳 " 四方安全对话 " 机制、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美澳 "2+2" 会谈,一个接一个,每一个都有澳大利亚。在中国周边上蹿下跳,受损的是两国合作,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两年,有不少澳官员喊话中方,想跟中国交流但中国不接电话。这次终于有了会见的契机,澳方官员在出发前不断释放与中方改善关系的信号。

这场澳方等了 6 年的双边会见,更是比原计划长 12 分钟。澳方的诚意,中方感受到了。在会见中,习近平主席表示:

中方重视澳方近期展现的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的意愿。

习近平主席还提到:

中澳之间从来没有根本利害冲突,有的是两国人民传统友谊和高度互补的经济结构,有的是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共同诉求。

中澳两国同为亚太地区重要国家,应该改善、维护、发展好两国关系,这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促进亚太地区和世界和平与发展。

两句话,两层意思。

第一层,中国是个大市场,也是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全球经济困局的时刻,大家都想跟中国合作,也正是因为互补。

第二层,澳大利亚,是一个 " 重要 " 国家,而重不重要的关键,是独立自主走自身发展道路进行团结合作,还是跟随别人的脚步亦步亦趋搞对抗竞争。

正像习近平主席引用印尼的那句谚语:" 甘蔗同穴生,香茅成丛长 "。

分裂对抗走不走得下去,澳大利亚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中国始终与发展中国家同呼吸、共命运、齐发展。与中国会见的发展中国家中,有一个很特殊——塞内加尔。

||中塞领导人会见

在与习近平主席交流时,塞内加尔总统萨勒表达了感谢:

感谢中方为塞方和非洲国家提供的宝贵帮助,并第一个公开支持非盟加入二十国集团倡议。

原因,是在 G20 峰会的讲话中,习近平主席向与会成员提出:中方支持非洲联盟加入二十国集团。

塞内加尔总统萨勒,是非洲联盟现任轮值主席。而非洲地区,是全球治理亟需突破的不平衡点。

作为一个整体,非洲是世界第八大经济体,但非洲在世界经济中的话语权依旧欠缺。在 G20 中,非洲地区就只有南非一个代表。

更何况,作为最脆弱的经济体之一,非洲地区的国家也是受世界经济形势冲击的前沿。当前,这些国家面临着发展基础薄弱与美西方国家遏压的双重困境。

就拿塞内加尔自己来说。

不久前,塞内加尔发现了新的油气田,计划在明年进行开采——这些资源将为塞内加尔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一些西方媒体,却抹黑其为 " 造成全球变暖的令人窒息的新污染源 "。

与此同时,在今年正在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发达国家仍在逃避相关责任——十多年前,发达国家作出承诺,每年提供至少 1000 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到今天,这笔资金仍未能完全履行。

今年,塞内加尔总统参加 G20 峰会,一部分诉求也正是希望让发达国家对其承诺负责。

中塞会见中,开篇的共识,就是双方要在发展振兴道路上携手前行。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先行者,中国在工业化上的经验分享,对塞内加尔来说是可行、可信的借鉴和帮助。

放到 G20 的框架来看,G20 正是在吸收发展中国家中完成自我革新的。

在 90 年代与 2008 年的两次金融危机中,G20 先后建立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机制、领导人峰会机制,在全球经济的治理版图上囊括进成长中的新兴经济体;2016 年,中国作为主席国,首次将 " 数字经济 " 列入 G20 的创新增长蓝图,给出了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方案。

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既在给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样本,也帮助发展中国家扩大在全球治理中的话语空间。

这次 G20 峰会临近结束,习近平主席与印度尼西亚总理佐科举行会谈。

会谈前,习近平和佐科首先共同视频观摩雅万高铁试验运行。这一工程,将雅加达到万隆出行时间由现在的 3 个多小时缩短至 40 分钟。

||中印尼合作建设的雅万高铁试验运行圆满成功

因为雅万高铁,印尼也成为东盟首个拥有高铁的国家。" 首个 ",值得骄傲,但也让人唏嘘。

印尼跟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一样,都曾经历西方殖民统治,但最先实现工业化的西方国家,从未帮助这些发展中国家建设一条现代化铁路。

西方不是没有援助过别国,比如阿根廷。但阿根廷等发展中国家在接受西方国家的援助中,不得不出卖国家资源,或者被迫对国家支柱性行业进行私有化,被援助国渗透、控制,反而严重削弱了国家工业化能力的前车之鉴比比皆是。

当 " 走在前面 " 的发达国家不能为全球提供新的公共产品时," 一带一路 " 倡议正是中国提供给世界的方案。

发展曾经位于世界前列的阿根廷,现在成了难以走出发展困境的代表,阿根廷寻找的解决方案,也是 " 一带一路 "。

本次 G20 峰会上,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因健康问题入院治疗,却依然坚持要同习近平主席举行会见。

就在同习近平主席会见前不久,他也亲自跟中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探讨阿根廷多个省份的铁路、公路建设项目。

与中国的 " 一带一路 " 合作,让素有 " 世界粮仓 " 之称的阿根廷产粮区产品,可以选择成本低的铁路运输到沿海港口出口,从而在国际竞争中重振价格优势,这将改善阿根廷的贸易结构,带来更多外汇收入。这对于屡屡面临主权债务问题的阿根廷而言,才是真正迈出扎实的一步,走出债务违约、国际融资困难、发展停滞的 " 恶性循环 "。

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最核心的关切仍然是发展。

中国解决发展问题的思路,不仅是在于眼下的收益,更在于提供帮助其他国家真正获得长远发展能力的公共产品。

明年就是 " 一带一路 " 倡议提出十周年了,中国方案的世界意义,会有越来越多的共同见证。

在 G20 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再度发出 " 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 " 的时代叩问。

这是这个时代,每个国家都要面对的问题。

中国,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

而人心所向,大道可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