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重庆谈判, 一名负责监视毛主席的士兵感叹: 毛先生天下少有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主席这一去是深入虎穴,因此上到领导干部,下到群众,无不以不舍的眼光注视着这位伟人的身影,唯恐少看了一眼。

被朱老总与刘少奇送到了飞机舷梯下后,毛主席回头动情地叮嘱道:“家里的事,拜托了!”

听闻这话,周围人的眼眶都已经湿润。

关于这一去的危险,延安的领导干部和群众们知道,毛主席自己也知道。尽管他本人认为老蒋不会对他下黑手,但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临行之前,毛主席让刘少奇代理自己的职务,并安排陈云和彭真为候补书记,以备不测。

在登机的最后一刻,毛主席摘下头上的帽子,而后将其握在手中用力向周围的送行群众挥舞告别。

毛主席这一去,也就意味着抗战胜利后国共之间的第一场明面较量拉开了帷幕……

一、抗战胜利后的国内外形势

抗战胜利后,面对日益尖锐的国共矛盾,蒋介石决定先下手为强,为此,他一个月接连给延安发了3次电报,邀请毛主席赴重庆共商国家大计。

这是蒋介石给全国人民演的一出戏,起初,他断定这一次毛泽东根本不敢来。这样一来,期盼和谈的各界人士就会认为中共没有和谈的诚意,而他则顺理成章地赢得了这场舆论战的胜利。

事后,甚至他也完全可以以此为开战理由,在战场上彻底解决中共。他相信,自己只需三到六个月就足以取得胜利。

当然,如果毛泽东真的破天荒来了,那么,就以和平谈判的方式,在谈判桌上威慑中共,使其放弃武装臣服于南京,从而解决国共问题。

蒋介石对自己如此自信是有原因的。

战后,他手下拥有四百余万军队,且海陆空三军体系完整,部分部队还拥有先进的美式装备;而中共的总兵力只有一百余万,且只有陆军,装备相对落后。

此外,他还控制着全中国七成多的土地,其中包括所有的大城市和绝大部分的铁路交通线;而中共解放区的面积只约占全国的两成多,基本上还都是落后的农村和偏远地区。

但是,最让蒋介石欣喜的是自己拥有了之前从未拥有过的巨大声望, 沉浸在抗战胜利喜悦的人民群众第一次发自内心地高呼“蒋委员长万岁”,把身为抗战领袖的他视作中国崛起的希望。在这时,大多数人还是拥护老蒋的。

除了以上的有利因素,美苏两大国对国民党政权的认同和支持,也是蒋介石自信心产生的原因之一。

当时,美国方面需要使中国成为一个稳定又强大的亲美国家,并使之成为维护自己在远东利益的“代理人”。

要使得中国从战争中恢复过来,变得稳定又强大,那么,从各方面扶持和援助国民党,并努力使中国共产党纳入南京国民政府从而避免国共内战就成了美国的对华国策。

至于苏联方面,斯大林同样需要一个统一而稳定的中国在远东牵制美国和日本。只是,他眼中的中国不是具有同样意识形态的中国共产党,而是国民党。

自从以王明为首的亲苏派在中共党内失势之后,毛主席所展现出的独立自主和反对外国干涉引起了苏联深深的担忧,继而导致了中苏两党之间的许多分歧的出现。正是这些分歧,使斯大林并不信任中国共产党人,并且对中国革命的前途缺乏信心。

此外,苏联作为雅尔塔体系的主导者之一,自然要和美国共同维护雅尔塔体系的运行。既然国民党愿意以承认东北权益和外蒙独立来换取苏联放弃支持中共,那么,苏联相应地也要认同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地位。

如此种种,都是促使蒋介石自信满满以尽早解决国共问题的重要原因。

二、勇赴“鸿门宴”

延安方面收到蒋介石这3封电报后陷入了激烈的争论之中。

对于这3封看似诚意满满实则暗藏计谋的电报,延安方面清楚地意识到,这是蒋介石为毛主席和中共特意安排的“鸿门宴”。毛主席如果去的话,无异于深入龙潭虎穴,很有可能被蒋介石软禁甚至更进一步的迫害。与此同时,倘若不去的话,蒋介石则可以顺理成章地把反对和平的罪名扣到毛主席和中共的身上。

毛主席针对此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倒是觉得这次谈判应该去,不能拖。我认为面对国内外舆论的压力,蒋介石不能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对我耍什么心思。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也不用怕,我们党的领导核心还在延安,党内也不会有什么动乱。”

最终,党中央经讨论同意毛主席前往重庆,并确定了此次出行的目的:尽一切可能拜访国统区各民主党派人士和各界名流,宣传党的和平方针,揭露蒋介石的假和平阴谋。

此外,毛主席还让刘少奇代理自己的职务,并安排陈云和彭真为候补书记,以备不测。

毛主席一行人的到来让蒋介石大吃一惊,但却让重庆各界人士欣喜若狂。他们先是惊呼毛主席的这番抵渝是“弥天大勇”,随后纷纷发表谈话指出毛主席此行证明了中共为和平、团结与民主而奋斗的诚意和决心。

毛主席在重庆期间于张治中将军的桂园下榻。桂园的房舍虽不大,设备也一般,却距离周公馆和红岩村很近,又在马路旁边,方便汽车进出。

为了确保毛主席的安全,张治中向周总理提议说:“我在政治部的警卫营大多是家乡的子弟兵,他们值得信任,此行我准备用他们来担任警卫工作。”

周总理却认为当时重庆十分复杂,不但有从前线下来的散兵游勇,还有众多的袍哥帮会,一般警卫是耐何不住这些人的。

最终,两人商量后决定向宪兵司令张镇求助,让他派遣在当时相对精锐且纪律严明的宪兵来执行保卫工作。

蒋介石得知后,随即指定宪兵司令部挑选了部分精干人员,然后组成一个特别警卫班进驻桂园。

警卫班的宪兵明面上是负责毛主席在谈判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背地里实则行监视之实。

毛主席在重庆的四十三天中,除了参加谈判外,还做了大量的统战工作,活动频繁。他接触和会见了各党派、社会各界人士、外国使节等100多人。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在桂园与毛主席进行会面。

而这些宪兵就将毛主席每天的来访和行程的动态以“工作日报”的形式详细记录,而后每日上交给宪兵司令部,再传达给蒋介石。

三、国民党宪兵眼中的毛主席

值得一提的是,毛主席除了在桂园热情会见各方来访人士外,对负责监视他的国民党宪兵也是关怀备至。

一次,毛主席送完客之后,在返回途中正好遇上警卫班年龄最小的值班宪兵邱宏泽。

看着对方稚嫩的面孔,毛主席不禁停下脚步问道:“你多少岁了?”

正在站岗的邱宏泽一愣,等反应过来后赶紧回答道:“22岁。”

毛主席随后又关切地问了他的籍贯、家庭和上学情况,最后主动与他握手,这一切让邱宏泽受宠若惊。

邱宏泽结束站岗后,回去逢人就激动地说起这件事:“国民党大官我见过不少,但像毛先生那样把我们当兵的放在眼里的,我还真没见到一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这么大的官会同我握手!”

毛主席在桂园的饮食也令宪兵们暗暗称奇。由于桂园没有专门的厨房和厨师,他就和工作人员和警卫员共用一个炉灶来做饭吃。

宪兵们从没看到过有人买肉类给毛主席加小灶。毛主席用餐与身边人员上下一致,他们吃什么,毛主席就吃什么,从来不搞特殊。

堂堂一党领袖在重庆期间工作如此辛苦繁忙,却仍能和手下人同甘共苦,这给宪兵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0月11日上午,签订完和约的毛主席赶赴九龙坡机场,准备返回延安。

在机场,毛主席一一向送行的人握手告别后,还不忘正在远处担任警戒任务的警卫班班长李介新。

毛主席叫他过来,并主动与他握手,随后亲切地说:“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大家。”

李介新又是惊奇,又是惭愧。惊的是,毛主席这样的大人物竟然在临走前还不忘同他一个小小的宪兵班长握手告别,惭愧的是,自己这些人明明是来监视的却获得了如此善意的对待,这让他高兴之余又无限感慨。

从机场回到桂园后,宪兵们本准备开始撤离,却被毛主席留下来的随身副官朱友学拦住。他告诉警卫班的人员说:“各位先不要急着走,下午我们周副主席要请营长、连长、排长和全班警卫人员吃顿慰问饭。”

此外,朱副官还为所有在桂园工作过的人都分了一磅西北毛线,说:“这是毛主席对大家辛苦这么长时间来的一点心意,他走的急,就托我转交给大家。”

长期习惯于国民党内部等级森严的上下级关系的宪兵们哪受过如此平等和善意的对待?一时间,大家只感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眼中不禁都洒下了热泪。

在国民党当局长期的“共产共妻”、“屠城放火”等等污名化宣传的影响下,这些宪兵一开始对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原本是抱有极大的偏见和敌视态度的。

然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日常接触,他们逐渐意识到自己是受到了国民党当局的蒙蔽。

事实胜于雄辩,尤其是在两相比较之下,这些宪兵愈发对毛主席和共产党人感到敬佩。

对此,一位宪兵营长更是含着热泪感叹道:“像毛先生这样的领袖真是天下少有啊!共产党能有这样的领导,一定能成大事,得天下!”

谈判结束之后,虽然毛主席离开了重庆,可他在重庆期间却撒播了革命与希望的火苗,这些火苗将在不久的将来呈燎原之势烧遍整个国统区。